做人要像广告牌样敞亮 [转]

广告的鼻祖是广告牌,在没报纸杂志、广播电视、电脑手机的时代,广告牌与人类同步,


最早登堂入室,横行天下的广告牌叫旗帜,

 

用一根木棍,串一块布,在布上写上话语,然后招兵买马搞事。

 

陈胜吴广就是广告人的鼻祖,做了很多旗子,像如今游街搞促销样,

 

上面写着Slogan: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!”,掀开了天朝广告的高大上逼格。

 

 

 

别小看广告,操作到位,任何有形无形的产品,都有可能让人疯狂买单。

 

 

 

要让人为广告牌上推销的产品疯狂,只有一种办法:所有人能看得懂,不识字的,能看得懂图片和画面,

 

而整的密密麻麻,五颜六色的广告牌,像妖娆花哨的PPT样,不知道看什么,最后什么都不想看。

 

 

 

《三块广告牌》对于广告人,电影故事不重要,重要是那三块广告牌,

 

红底黑字,三句话,一句占一块牌子,简单明了,相当辣眼,强奸式受众,任何路过的人,一定会记住这三句话。

 

红底黑字也是有讲究的,红色广告牌代表激情,黑字代表阴暗和讥讽,“红与黑”是不是很熟悉,

 

视觉基调,让人性正反在广告牌上较量,整个画面,用正义和激情来控诉罪恶。

 

 

 

此电影所有的焦点和调性,都通过三块广告牌体现了,不要看电影,就可知道故事透露的人性:天使与魔鬼的较量。

 

个人内心的天使和魔鬼,社会的天使和魔鬼,都在广告牌上挣扎。

 

这是一个伟大且直指人心的创意,而最后,不管个人也好,社会也好,归宿的愿望和结局,仍然回到广告牌上:

 

内心如像广告牌样敞亮,做人做事,就不会那么痛苦和无奈,广告牌立在那里,是讽刺人的复杂。

 

 

 

精致、漂亮、大气的广告牌,是城市靓丽的风景,看了会舒心,

 

广告牌上简单、清晰、优质的画面,会让品牌眼前一亮。

 

 

 

如今大量户外LED,让城市光彩夺目,而真正能抢到路人几秒钟的不多,关键是内容。

 

很多企业呈现的内容,总把消费者智商低估,恨不得想把产品所有信息都告诉路人。

 

而那个牛逼的运动鞋,从来就是一个LOGO,让消费者去联想。

 

 

 

联想,是品牌印记加深的过程,不是玩神秘,是剔除消费者分叉思维。

 

 

 

一做酒的朋友说:想做个产品广告,包括广告片和户外广告画面,问我有啥建议或出个文案和思路,且要求包涵很多信息和产品元素。

 

我跟他说:广告片给视频观众只有15秒,给户外观众只有1秒,越蠢的人越想通过广告,告诉消费者越多信息,最后啥都没告诉,

 

让产品沦为糊涂,像泼妇在媒体上骂街后,只留下唾沫在空气中飘荡。

 

 

 

他说:那不行,我花了钱,目的就是要让消费者,对我们产品知道更多,不然花钱干什么,就是露下,闪一下,那太划不来了,钱白花了。

 

有时乙方,就是被固执甲方这样挑衅的,很多甲方根本不明白啥叫广告。

 

我打开手机,让他看某知名酒品牌15秒的宣传片,名人代言的,

 

他看完后,我问他有啥感受,他说:“除了那个知名演员,好像啥都没!”。

 

 

 

我说:“还不错,看出了点名堂!”,这支广告片,跟很多圈内朋友讨论过,

 

15秒,台词不下于50个字,镜头切换非常快,非常紧凑,给人一种快速喊喇叭式的填鸭屎强迫感,

 

如没名人代言,这跟绕口令和单口相声没啥区别,甲方和策划人的出发点,就是想用最短时间和有限明星资源,尽量多告诉消费者更多信息,

 

以为信息越多,消费者关注越多,其实完全背离了目前受众的内心。

 

 

 

现在的消费者,你要给他广告,只有几秒的机会,甚至还没有。

 

 

 

所以说重点,呈现最有价值的东西,就是广告的灵魂和核心。

 

为啥很多广告片和画面低档俗气,气质很low,跟品牌调调不搭界,是甲乙方的内心戏太多,

 

人做出的东西,其实就是人的性格,做出的东西复杂花哨,没穿透力,轻浮,缥缈,叽叽喳喳叫卖,做东西的人性格,必定是无底蕴,浮躁,敷衍了事,欲望分裂。

 

 

 

广告就是广告人的性格,有人说甲方要这样做,没办法,人家有钱,这是事实,

 

但真正的广告人,不是唯甲方惟命是从,是用专业说服金主,这种说服不是争辩和强加,是摆理性和市场,

 

如甲方因为有钱,永远不想听别人的建议,想用钱带来征服感,那放弃这种合作,

 

一次低档的合作,会永远阉割广告人对广告宗教式的追求,随随便便应付下就可以搞钱,就不会思考和对自己对团队提高要求。

 

 

 

内心不敞亮的人,不适合做广告,因做出来的广告隐晦黑暗。

 

 

 

有个事实,许多国际大品牌,从广告语、画面、设计、色调以及呈现,都异常简单和干净,给人一种清爽和不拖泥带水,

 

而咱们的广告,很多叽叽歪歪,总想表达很多元素,最后不知道说啥,

 

胡里花哨的画面和啰里吧嗦的广告语,像小贩在叫卖,离调性和品牌天壤之别,

 

TV上有几个企业广告,即叫卖又做作,看得有点肉麻,一直在想,谁会看了这样的广告而产生购买欲望,这是购买欲的灭火器。

 

 

 

有人说,不同的产品需要不同的广告,保健酒就是针对老年人的,不需啥调性和品位,只要天天喊,时时喊,一定可喊出一定比例的人来购买。

 

很多保健酒广告,就处在这个阶段,能忽悠就忽悠,能打擦边球就打擦边球,

 

从这些广告中,就看出经营企业和策划广告的人,内心龌龊的世界,一个目的,诱惑钱包,而不是让消费者体验一种品牌的享受。

 

 

 

地产商是做广告牌最多的,千遍一律,打折、促销、电话、沙盘画面,

 

很少看到那种简单清晰的广告,至于说那些高炮上密密麻麻的字,那是侮辱字。

 

经常看公交站的广告牌,那种贴地图式的广告从来不看,因费眼,

 

而那种简洁明快,信息不多,不给眼睛威胁感的广告,会多看一眼。

 

乔布斯曾做PPT演示他的手机,后来颠覆全世界做PPT人的观念,黑底白字,重点是内容,而不是花花绿绿的模板。

 

 

 

天朝的文化很复杂,糟粕很多,精华也很多,用在各个行业,需要极大的提炼能力和抽丝剥茧,很多牛逼的广告出自单纯的心。

 

天朝广告人都不纯粹,既想碰政治,又想搞身份,还想沾八卦,还有很多跟广告无关的广告交易,这比例是目前广告市场的主流。

 

 

 

文化形成性格,性格决定设计思路和广告呈现,不纯粹以广告为出发点的广告,中间会夹杂很多乌七八糟的斑痕。

 

 

 

我们的企业品牌为啥没竞争力,不是产品问题,是人的问题,

 

首先是甲乙方负责品牌的人不纯粹,不敞亮,思维太复杂,先做人后做事,不敢有主见,事是次要的,关系第一,

 

这种思维模式,用在玩虚的官场,也许可以,但用在广告不行。

 

“做人要想广告牌样敞亮!”,是敞开胸怀,干脆利落、不拖泥带水和拐弯抹角,因只有这样,才能找出消费者最根本的心灵欲望逻辑。

 

 

 

人就是一块广告牌,立在人世间,架子是广告牌子,展示的内容是自我品牌的内心,有LOGO,有广告语,有产品气质,

 

怎样让市场记住人生这块牌子,只有敞亮简单明了清晰才能做到,如牌子上戏精很多,欲望表达乱七八糟,把自己弄糊涂,把别人也弄懵。

 

很多人说:人生要不断做减法,聚焦欲望表达核心诉求。

 

 

 

对于产品和广告也是,是什么?能干什么?敞亮,是产品的气质和境界。

 


发表评论

登录 后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