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为什么非要跟叙利亚过不去 [转]

近年来,叙利亚内战烽火连天,使这个往日里不太受关注的中东国家,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世人眼前。尤其是去年年底由IS和俄土纠纷引发的一连串纠纷,都与叙利亚有着莫大关联。从这一节开始,云石地缘政治系列进入叙利亚部分,对这个国家的乱局和成因,做一个相对系统的分析。

首先要分析的,是叙利亚与美国的关系。

在之前的《地缘政治:解码伊斯兰》系列中,云石君曾经分析过:伊斯兰文明近代以来日趋衰落,要想重塑昔日辉煌,至少中东这块核心区,必须在政治上实现大一统。而此举会威胁到美国对中东秩序的主导,所以伊美之间,存在结构性的战略冲突。

 1.PNG

而在这种结构性冲突的影响下,过去的几十年中,中东反美势力层出不穷,除了众所周知的基地、IS等恐怖组织,在官方政府层面,埃及、伊朗、伊拉克等等都曾经——甚至有些到现在,依然跟美国正面对抗。而在此过程中,也陆续产生了诸如纳赛尔、萨达姆、霍梅尼、内贾德等一系列的著名反美政治家,为世界所熟知。

但可能出乎绝大多数人所料的是,在这林林总总的伊斯兰反美势力中,立场最坚决、与美国对抗时间最久的,并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埃及、两伊,而是现在正陷入滔天战火的叙利亚。

差不多自叙利亚独立起,美叙之间就一直不睦。到上世纪60年代阿萨德掌权,叙美关系更是急剧恶化,直至1968年正式断交。从那时候开始,叙利亚就成为美国黑名单中的一员,直到现在,它依然是美国极力铲除的对象,当下热火朝天的叙利亚内战,也与美国暗中煽风点火大有关联。

这似乎有些奇怪,因为就叙美地缘关系看,两国并无太大联系;经济上,叙利亚也不怎么产石油,不至于招美国觊觎;政治上,叙利亚虽然反美,但以它的国力,在中东最多也就是二流。既然如此,叙利亚为何就成了美国眼中钉?或者说,它为什么非要跟美国为敌?

 

这首先要从美国的视角来分析。

美国虽是中东秩序主导者,但它本土却远在万里之外的北美,是个标准的区域外势力。这种地缘关系的极端疏离,决定了美国在中东的优势是相对的,并无压制中东的绝对实力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对中东的治理思路是分而治之,维持中东群雄割据,四分五裂的状态。只要中东伊斯兰世界不能统一,不出现强势大一统政权,那就不可能对美国的中东霸权构成威胁。

而这必然与有志于一统中东,中兴伊斯兰的土著势力发生冲突——而这里面就包括阿拉伯世界。

长期以来,阿拉伯世界就有统一的呼声,希望以阿拉伯族系为标准,在西亚北非建立一个大一统的阿拉伯人国家,然后再以这个阿拉伯轴心为主导,一统伊斯兰。甚至,为了践行这一战略,还成立了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联盟这个国际政治组织,作为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协调机构。

阿拉伯国家占据了西亚北非伊斯兰世界中的绝大多数,。一旦这个族系内部完成政治统一,整合出来的阿拉伯民族国家,其实力将非同小可。到那时,这个崭新的阿拉伯大国会有足够的实力,将美国势力逼出中东。

对此,美国当然不能容忍。因此必须想尽办法破坏。这样一来,任何有志于阿拉伯统一运动的国家,都难免会被美国“特殊关照”。

而这些被“特殊关照”的国家中,叙利亚又是对美国最为反感的一个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美国对阿拉伯统一进程的破坏,对叙利亚的国家生存和发展,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,从而反过来导致叙利亚反美态度最为坚决。

这是由叙利亚的地缘格局和地缘区位决定的。

经过近几十年石油美元的洗礼,世人一说到中东的富裕地区,首先想到的,就是波斯湾西岸以沙特为代表的海合会国家。

但实际上,沙特们所处的阿拉伯半岛中南部,绝大部分土地都是荒漠戈壁,可开发价值极低,不足以支持成规模的工农业生产,所以在长达几千年的历史中,一直是中东最贫瘠、最落后的板块。只不过进入工业时代后,这个地方走了狗屎运,在这一片草都不长的沙漠下,居然挖出了大量石油,这才让这里的人咸鱼翻身。

不过,石油虽然好,但毕竟是不可再生资源,终会在可预见的将来消耗殆尽,所以阿拉伯沙漠,并非可以安生立命的根本。只有那些地势平坦、淡水资源丰富的低地平原,可以在它们的基础上,构建可供人类持续发展的工农业体系,这才是真正的优质地缘板块。

在沙漠戈壁占巨大多数地区的中东阿拉伯世界,这样适宜工农业生产的优质地缘板块只有一个——“新月沃地”。

 2.PNG

“新月沃地”的范围从北非的尼罗河流域,向东北沿着地中海海岸线延伸至迦南地区(巴勒斯坦、以色列、约旦、黎巴嫩),然后再折而向东,囊括叙利亚、伊拉克两河流域,因其形如新月,且区域内肥沃土地众多(相对于中东其他板块而言)所以被历史地理学家命名为“新月沃地”。

“新月沃地”是中东最主要,也是最富庶的地缘板块,也是人类文明的摇篮。在它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——尼罗河流域、迦南地区、两河流域,分别孕育了古埃及文明,基督教、犹太文明和巴比伦文明。

而且新月沃地还是亚非两州传统的陆上地缘通道。是西亚、北非两大板块的交通中转带。

而在新月沃地这个带状地缘板块中,迦南位于中间,这个狭长的走廊板块,承担着串联两河流域与尼罗河流域的纽带作用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。

而这个对阿拉伯世界至关重要的迦南,对叙利亚也有着非凡的意义

首先,虽然放之于中东,叙利亚的国土面积不算小(18万平方公里),但由于大部分为沙漠荒地,剩下的能供人类生产生活的地区,质量也不怎么高,也正因为如此,叙利亚地缘实力一直不算强大。也是新月沃地中地缘实力相对孱弱的一部分。

叙利亚如果想弥补这一缺陷,提升自己的地缘实力,那么拿下迦南,是最好的选择。如果能将这一板块收入囊中,叙利亚就总算有了一块可供工农业开发的相对优质板块,地缘实力会有一个显著的提高。

而迦南对叙利亚的意义还远不止于此。在海洋时代,一个国家的海岸线长度,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国力提升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。而叙利亚在这方面有着巨大缺陷:虽然它不是一个完全的内陆国。但海岸线却只有区区180公里——这对叙利亚来说是远远不够的。

而且,即便是这仅有的180公里海岸线,还都位于领土的西北方向,而叙利亚的本部核心区——大马士革却位于国土的最南端,

3.PNG

 很难接受北方出海口的庇荫。这种出海通道的匮乏,对叙利亚对外经贸交流构成了严重的阻碍。

这当然让叙利亚很郁闷。而更郁闷的是,其实叙利亚离东地中海并不遥远,只是迦南这个南北向的狭窄板块正好挡在它与海洋之间,这才生生把它憋成了个半内陆国。

如果想拓宽自己的对外交流通道,叙利亚有必要将迦南地区,特别是北部的黎巴嫩、以及巴勒斯坦(以色列)等地纳入自己控制之下。只要控制了北迦南,整个叙利亚西部就可以十分便捷的融入地中海经济圈,这对叙利亚的意义是无法估量的。

最后,对迦南地区的控制,会极大的提升叙利亚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地位。自古以来,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就是阿拉伯世界的地缘核心。它之所以有这种地位,是因为它地处东西向的尼罗河——两河流域地缘通道,与南北向的小亚细亚半岛——阿拉伯半岛地缘通道的交汇处,从这里出发,能够最便捷的抵达西亚乃至北非尼罗河流域的各个角落。

身处地缘中枢,叙利亚当然能从中获取极大好处。但这种好处的获得有个前提,就是这些地缘通道必须畅通无阻。只有地缘通道能够发挥经济文化交流的功能,作为中枢的大马士革才能从中受益。

但问题是,现代以来,西亚——北非地缘通道一直处于关闭状态。之所以关闭,是因为地处阿拉伯世界中央的迦南地区,生生出现了一个犹太人的以色列。

以色列的存在,阻碍了叙利亚掌控迦南,阻碍了叙利亚通向地中海,也使尼罗河——两河流域的传统地缘通道处于半封闭状态,严重削弱了大马士革作为地缘中枢的价值。这样一个眼中钉肉中刺,叙利亚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。

而以色列之所以能在阿拉伯人的夹缝中存活,美国的支持尤为关键。没有美国做后台,就凭几百万犹太人,就算它们再怎么横,也早晚得被阿拉伯人齐心打趴下。所以,叙利亚反美是很自然的事。

而且叙利亚人的反美态度,又远比其他阿拉伯国家更为坚决。

虽说迦南被以色列盘踞,影响到了阿拉伯世界的整体利益。但对于其他国家来说,失去迦南,顶多是阿拉伯统一大业受阻。但就自己国家而言,日子该咋过照咋过。但对叙利亚来说,没有迦南,就没有优质地缘板块,没有出海口、大马士革地缘中枢的价值也无法发挥,整个国家的发展空间受到严重遏制。

而就美国人而言,压制叙利亚,也是其阻止阿拉伯大一统,维护自身中东主导权的关键所在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之前云石君已经说了,新月沃地是阿拉伯世界的核心地缘板块。它不仅最富庶,而且处于阿拉伯世界的地缘中心。阿拉伯世界要实现大一统,新月沃地必然是它的本部核心区。依托新月沃地的强大地缘实力,向四周施加影响,这样才能将新政府的影响力,辐射到阿拉伯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

但问题是,要想一统阿拉伯,首先新月沃地自己就要完成整合,这也就要求,新月沃地本身必须要有一个地缘核心。而尼罗河流域与两河流域虽然质量较高,但分别位于长条状的新月沃地两端,不具备充当新月沃地地缘核心的条件。从区位角度而言,只有以位于板块中央的迦南和叙利亚为核心,才能堪此大任。而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,就是新月沃地最合适的核心城市。

了解了这种地缘结构,我们就可以理解美国人为什么要压制叙利亚了。既然叙利亚与大马士革,是新月沃地整合的关键所在,美国为了阻止阿拉伯统一,进而威胁自身对中东的主导,当然要对叙利亚强力打压。

不过,美国人虽然压制叙利亚,但在以前也只是制裁孤立而已,推翻其的愿望并不强烈。但近几年,美国的态度似乎有了变化,叙利亚内战爆发后,美国加大了对叙利亚的进逼,不仅政治、经济上对反对派提供直接支持,甚至对本应该是自己死敌IS,由于其能有效威胁巴沙尔政府,所以美国也在一定程度上采取了纵容。


以上图片文案内容均来自知乎:云石,如有侵权,请联系小编删除处理

发表评论

登录 后参与评论